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人在孃胎:我和女帝相愛相殺-第三十九章 離開熱推

人在孃胎:我和女帝相愛相殺
小說推薦人在孃胎:我和女帝相愛相殺人在娘胎:我和女帝相爱相杀
又在城中大概待了半月。
李明月身上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同时她和萧子暮二人之间也如好友般的亲密。
直到这一日李明月腰间玉牌突然发出光芒。
看着腰间的玉牌,李明月沉默了一会儿。
转头望向一旁的萧子暮。
“我要走了,宗门传令让我先行回去!”
听着李明月的话,萧子暮停下了手中批改公文的动作,看向了面前的女子。
望着对方那柔情的模样,他笑了笑。
“宗门的事情更加重要!如果有急事的话,你还是先行离去吧!
如后有缘我们还可再见!”
听闻此言,李明月脸上一紧。
从口袋当中掏出半截玉佩之后,递到了萧子暮的手中。
“这是我的信物!如果以后需要找我的话,可以拿着信物去我宗门!我门中弟子定然会竭力招待!”
看着手中那仍然泛着暖光的玉佩,又看了一眼面前的李明月,萧子暮忍不住笑了笑。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不舍的看了一眼萧子暮,李明月深呼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是李明月最欢乐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面,李明月感觉到了以前在宗门内部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温暖。
一把握住萧子暮的手,她小声的说道。
“几十里外的青州城有一场拍卖会!拍卖会上可能有好东西,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过去看一看!那边也有雪莲!”
没错!李明月其实早就发觉萧子暮肯定也是为了雪莲上山。
但是在这段时间,她也知道萧子暮当时为了救自己把雪莲用掉了。
心中思来想去,李明月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个消息告知给萧子暮。
看着面前的女子又听着对方的话,萧子暮的心忍不住跳了起来。
又有雪莲?
这可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刚想接着问话,但是下一刻面前的美人却早已消失。
除了手边留存的温暖之外,别无任何感觉。
他摇头叹了一口气。
夜幕之下,一口饮尽了杯中之水。
…………
又过数日将兰州城的事情大概处理完好之后,萧子暮将这边的事儿交给了城主府的管家。
就在他刚刚准备离去之际。
之前被他救的男孩却突然缠住了他。
“先生,您要走了吗?”
男孩儿泪眼婆娑地跑到了萧子暮面前,然后双眼当中含着泪水的一把抱住了萧子暮的腿。
一边轻轻地摇晃着萧子暮的腿,一边可怜兮兮的说道。
“可以不要走吗?你如果走了,我该怎么办啊!”
看着这小男孩哭哭啼啼的模样,萧子暮轻轻地摸了一下对方的脑袋。
“好啦好啦!总有聚散之时!要不这样吧,我教你两个法术,也算是给你稍微来点保命之基!”
说着萧子暮便默念了一个小法术。
说完之后他抬眼看向面前的小男孩儿,心里其实也没有太多计较。
毕竟随口练的法术一般人又怎么可能学得会呢?
然而他这边话音刚刚出口,另外一边那小男孩的掌中就冒出了一道火焰。
虽然火焰很弱也很微小,但是萧子暮可以感觉得出来。
这就是自己教的法术!
看着小男孩儿,他当场就定住了。
这小家伙的法术修为天赋不错呀!
摸了一下下巴,他轻轻的点了一下小男孩的脑袋。
“我会回来找你的!”
无论是因为小男孩的天赋还是因为对方的忠诚。
他笑了笑。
而听着萧子暮的话,小男孩也忍不住展露出了笑颜。
将小男孩交给了城主府的管事,嘱咐他一定要照顾好小男孩之后,萧子暮很快便飘然远去。
毕竟按照李明月的说法,那拍卖大会即将开始,自己要稍微晚了一点可就要出事儿了。
别的不谈,那雪莲要是丢了,那他可就饶不了自己了。
而看着萧子暮离去的背影,小男孩在流下了泪水之后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
他一定要好好练好大哥哥教给自己的法术,只有这样能让大哥哥回来的时候才会为自己开心,才会让自己留在他身边!
他紧握双拳,心中满满的想到。
转头看着一旁的管事,小男孩用稚嫩的语气命令道。
“带我去修炼房!我要去练功!”
放開那隻妖寵
…………
话头另转不再提小男孩这边。
萧子暮这儿为了跑到青州城那可是花费了不少手段。
火急火燎,好不容易才在关城之际进入了青州城。
然而他这边刚刚找好居所,刚把东西在客栈里面放好。
正想去拍卖会那边看看,碰碰运气的时候。
突然……楼下传来了一阵痛苦哀嚎的声音。
“哎哟,大爷,我错了,大爷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碰东西的,我不知道那东西对你有这么大的用处呀!”
痛苦的声音听着萧子暮的耳朵都忍不住翘了起来。
同时伴随着那哀求声音的还有一阵如同骨骼摩擦的声音。
他皱着眉头朝着楼下看去,只见之前自己在山顶遇到的那个反派人物此时正一脸怒火地揪着店小二的手指。
那人将店小二的手指几乎翻了个个鲜血和皮肉,瞬间翻转开来。
看着店小二那一脸呲牙咧嘴的模样就足以看出,此时他的感受竟然非常痛苦。
然而这家伙仍然不依不饶。
他呵呵的冷笑了一声,然后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道歉就够了,你以为道歉就能让我饶过你?”
本来没有得到雪莲,他的心里就非常的烦闷,现在这店小二居然还从自己的左边送菜上来。
这一下他心里的怒火直接爆发了出来。
毕竟像他这种心态扭曲的狂人,因为一个借口杀人的都是常态。
所以他就故意将一个小玻璃瓶放到了边上,趁着店小二不注意直接推到他身上。
现在……呵呵。
他露出了一嘴狰狞的牙齿,然后呲牙咧嘴的看着店小二。
他要把面前这家伙的血给吸干!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所做的一切在上方萧子暮的面前,早已看了个清清楚楚。
看着这家伙的模样,萧子暮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干什么!”
他怒喝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