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醫武鉅商-第306章:死了幾個?分享

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别…别送我走…我..我知道盲肠在哪里…我可以帮你们……。”白脸听到张文武说送他走,马上便惊叫起来。
其实,他误会了张文武的说话,张文武说让候美凤送他走,真的是要送他离开,并不是送他回老家,一个打手而已,而且是低层级的打手,张文武没想过要杀他。
“哦?他在哪里?”真是意外收获,本来还想让候美凤细细审问呢,没想到一句话,这家伙就主动要说了。
“在…在码头…我…我可以带你们去,我知道暗语,我可以带你们混进去。”白脸惶恐的说道。
“呵呵,还整出暗语来?盲肠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张文武笑说。
“他总共有三个藏身的地方,都有地室,三个地方守卫的人每天都轮换,每天的暗语都不一样,不知道暗语,根本靠近都难。”白脸继续吐情报。
小说
“哼,我用得着混进去吗?我一直杀进去。”候美凤说。
“火烈鸟,你准备带多少人杀进去?十个?二十个?他布置在三个地方的人,每一处都有二十人,还有二十人是机动的,就是他去哪儿,这二十人就会跟到哪儿。四十人都是好手,而且,武器全都是高档货。你就算带五十人都杀不近他的身边。”白脸很认真的说道。
“哼,阶下囚了还吹捧他,信不信我直接杀了你。”候美凤咬牙切齿说。
“我说的是真的,不是吹捧他,我都投靠你们了,我还吹捧他干什么?保安哥,如果你们要报仇,我建议等他去喝茶或等他在公司的时候再动手,千万不要去他住的地方动手,保安太严密。”白脸看着张文武说。
张文武在吸烟,烟头的红光,一明一灭的照在他的脸上。他一脸的阴郁加上这明明暗暗的红光,竟然显的狰狞无比,使人看了心头压抑得很。
“这些,等会再说,告诉我,盲肠是不是和李连贵勾结一起了?”这么久都没接到简应明和吴欢欣的电话,张文武心里不由得担忧起来。
按时间推算,这个时候条子应该已行动结束,只要行动结束无论是否抓到李连贵,他们都应该有一个电话才对,可为什么没有电话呢?
他忽然有一种心慌的感觉,心悸得厉害,这种感觉很难受。
惡魔 之 吻 煙 油
为什么会心慌呢,为什么突然就心悸呢?难道…不会的…这傻货虽然狠辣,但并不是莽撞的人,而且,她现在只是一个派出所长,这样的行动,轮不到她啊。
“其实,李连贵早就和盲肠勾结,只不过,以前四海是海哥当家,绝对不允许碰毒,所以他们偷偷往来而已。城南素来是极少毒品的,因为盲肠和李连贵勾结,所以城南的毒品也多了起来。”这个消息,别说张文武,就是候美凤也是第一次听到,不由得惊愕不已。
“我们不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盲肠一直想做毒,因为这玩儿来钱太快了,但他一直没这方面的路子。而李连贵一直想从海上运毒,海上运要比陆运安全得多,可是海路一直控制在四海手里。于是他便派那个什么鬼赛诸葛和盲肠联系上,双方一拍即合……。”
白脸还要继续说盲肠和李连贵勾结的事,张文武的心悸越来越严重,他不想再听这些过去的事,插嘴说:“李连贵是不是一直藏在3344号杂货船上?”
“啊,保安哥你也知道3344号货船啊。这艘货船又叫密发号,是盲肠第一艘自己的货船,也是盲肠重要的逃命工具,别看他只是一艘杂货船,其实除了外形是一艘货船之外,里面所有的东西几乎和一艘轻型军舰差不多,所有的设备都改装过的,而且,船上还设计了很多机关,藏了不少武器,虽然没有军舰上的舰炮,但船上有两支轻机枪,五支冲|锋|枪,全是大熊的制式货,猛得很……。”白脸又叨叨个没完,张文武的心更慌了。
“混蛋,我问你今天晚上李连贵是不是在船上,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张文武十分焦急,有点气急败坏。
“他曾在3344住了几个月,但今晚肯定不在船上,盲肠今晚在船上。其实,他捅倒海哥后,便躲到船上了,随时准备出海,到了海上就是他的天下,就算水陆警联合都休想抓得到他……。”白脸的话,让张文武和候美凤的脸色大变。
妈的,李连贵不在,而盲肠在,这下热闹了,船上的火力很猛啊,条子们越小心越出事,因为他们越小心,就越大机会将船包围了,盲肠看被包围了,肯定火力全开要冲出重围,如此一来…张文武不敢想,两轻机五支冲|锋|枪对几支手枪,结果用膝盖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你的消息哪来的?”张文武一边掏电话一边问候美凤。
候美凤举手将白脸打晕,然后说:“消息是一个盲肠那边的人传给我的,怎么了?。”
“唉,我感觉很不好,估计要出大事了。”张文武在拨吴欢欣的电话。
你拨的电话已关机…手机里传来生硬的语音,张文武的心一沉……。
连拨了三次,真的是关机了,他妈的,傻货你关什么机啊,你跑哪里去了啊。张文武感觉非常不好,他这会真慌了,他觉得吴欢欣出事了。
他猜测,这傻货可能不听自己的说话,自己提前带人去抓盲肠了。
“喂,领导……。”张文武拨通了简应明的电话。
“张会长吗,我是叶秘书,领导这会没空呢。”接电话的是叶秘书,张文武的心更沉了。
“叶秘书,你知不知道今晚公安局的行动?”张文武直接问道。
“嗯,张会长,你怎么会知道?”叶秘书说。
“行动结果怎样?”张文武急速道。
“成功了,也失败了。”叶秘书说。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虽然抓了不少人,虽然把一个贩毒团伙、涉黑帮会给捣毁了,但我们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张文武就知道会这样,船上的火力那么猛,不死人才怪,能把人堵住,肯定是付出了不少代价才完成的。
他深吸一口气说:“死了几个?有没有派出所的人?”
“张会长,我并非公安口的,领导也不是分管公安这一块的,我现在还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叶秘书顿了一下又说,“张会长,你是不是担心某人?哦,明白了,吴所长?她…她应该没参加行动吧,这次是市局的行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