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逍遙小儒仙-第26章:何爲象棋?相伴

逍遙小儒仙
小說推薦逍遙小儒仙逍遥小儒仙
回到家,
柳知音还和往常一样,准备煮酒勾兑。
“嫂嫂,这次少放点水。”李长安说道。
柳知音抬起好看的眸子,没有说话,但眼睛里却有疑惑。
“张记酒肆现在需要更好的酒,咱们以前的酒不够用。”李长安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来,生怕柳知音担心。
柳知音点点头,擦了擦额头,继续往锅炉里添柴。
看着嫂嫂额头上的炉灰,李长安笑着喊了一声,然后指了指额头。
柳知音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抬手擦额头,却发现越擦越脏。
李长安哭笑不得,走上前蹲下身,从怀里掏出手帕,轻轻地认真擦拭。
柳知音身体顿时紧绷起来,屏住了呼吸。
空气里充斥着酒浆的香味,但李长安身上淡淡的衣服浆洗的味道还是一丝丝钻进了鼻子里。
柳知音不自觉低下头,心口不争气地漏跳了一拍。
“张记酒肆那边还有点事,我先带一些酒过去,这两天我可能要在张老板那儿多留一会儿。”李长安轻声说着,“嫂嫂在家记得吃饭,不用给我留。”
“嗯……”回答他的,是柳知音轻轻的鼻音。
李长安把煮好的酒重新勾兑,然后拎着两葫芦准备出门。
还没往外走,就被柳知音叫住了,“二郎,先把药喝了。”
看着李长安喝完药扭曲的脸,柳知音忍不住笑了,一双笑眼好似水中倒映的半月。
洗了洗手,柳知音回到东屋,拿出一个纸包,捏着一粒果脯递到李长安面前,“来,吃一粒,压压苦味。”
李长安下意识张嘴,酸酸甜甜的果脯,还有温润的指尖。
下意识咂咂嘴。
柳知音慌乱地收回手,一句话不说跑回了厨房,再也不肯露头。
李长安摸摸鼻子,尴尬地离开了家。
来到张记酒肆。
张富贵和顾教谕还坐在里桌。
见李长安手里还拎着两个酒葫芦。
“长安啊,这是……?”
“这是我们以后的酒,新勾兑出来的,带给张老板和顾教谕尝尝。”
“哦?那赶紧的。”顾教谕称不上嗜酒如命,但对酒情有独钟,尤其是李长安酿的酒,更成为了他最近的心头好。
清澈的酒浆,酒的香气也更浓郁了几分。
顾教谕耸了耸鼻头,不苟言笑的瘦削脸庞,看起来竟有了些老顽童的模样。
喝了一杯,顾教谕的眼睛顿时亮了,“不错不错,比之前的酒还要好一筹。”
“这种酒香,和外面的真不一样。”说着,顾教谕给张富贵又倒了一杯,“你尝尝。”
张富贵接过来抿了一口,也是诧异不已,“长安,你这酒用什么法子酿的?”
“口感清冽,没有一点点稠腻,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今天尤为强烈。”
“和外面的酒不太一样。”
“嘿嘿,最近改良了一下,没有太多杂质,喝起来肯定也更好一些。”李长安笑了笑。
张富贵问道,“他们联手,你准备怎么做?”
“不妨等个两三天,摸清楚敌情再说,我们冒然落子没多大意义,反而还会率先暴露。”李长安给顾教谕和张富贵又倒了一杯酒。
“酒逢知己千杯少,我敬两位一杯。”
说着举起酒杯,一口喝完。
顾教谕定睛瞧了瞧李长安,抚掌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好句子,上次在望星楼就知你有诗才,刚刚这句可有完整的诗文?”
“顾教谕谬赞了,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句诗只是晚辈随口之作,并无完整诗篇。”李长安摇摇头。
顾教谕眼睛一亮,李长安不经意间说出来的话,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若是能成诗,恐怕登上文圣榜都有可能。
酒逢知己千杯少,单此一句,就足以让所有爱酒之人赞不绝口。
大晋爱酒,传承数千年,酒肆、饭馆、勾栏、酒楼、青楼……何处不饮酒?
呼朋唤友推杯换盏,更是常态。
这一句放在祝酒词中,堪称一绝。
后一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更是让顾教谕心中赞叹不已。
说尽了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的心声?
光凭这两句,足以让李长安在天下文人之间口口相传。
了不得,了不得啊。
顾教谕仿佛看到了一件稀世珍宝,爱才之心溢于言表,“长安啊,以后可多钻研诗词歌赋,你在此道上颇有天资,万不可辜负了。”
“天下三榜之中,收获名望最多的文圣榜,便是收录诗词歌赋,一朝登榜便是天下皆知,所得名望更是可以直接化作文气,灌注到文箓之中。”
“这是一条登天大道。”
李长安闻言,自然知晓这是顾教谕在提点自己,便问出了心中疑惑,“顾教谕,晚辈听说经义注疏才是大道。”
顾教谕笑着摇摇头,
“经义注疏是诸圣传下来的路,你我文人,在文箓上注解经文奥义,可直接沟通圣庙获取文气,自然是通天大道不假。”
“但诗词歌赋又何尝不是?没有谁规定只有一条通天大道。”
“后人注解经文太过倚重借鉴前人著述,能有新意者越来越少,但诗词歌赋却不同,登上文圣榜,便是获取文气的最佳途径。”
顾教谕的话,仿佛给李长安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人人都在说经典注疏才是王道,可顾教谕却给李长安指了另一条明路,一条最适合李长安的路。
“多谢顾教谕指点。”李长安连忙起身,恭敬行礼。
顾教谕摆摆手,示意李长安坐下,不必多礼。
三人就着花生米,喝酒闲谈。
不多时,张富贵起身,准备今天的生意。
顾教谕嚼着铁蚕豆,搓搓手,
“趁着有此好酒,长安陪我下盘棋。”
“晚辈不太会下棋,只知道当头炮马来跳之类,对棋道确实没有研究。”李长安下意识道。
顾教谕眨了眨眼,“当头炮马来跳?”
“还有马后炮,过河炮,打滚马,双车错杀。”李长安点点头,把自己知道的象棋路数说了一些。
顾教谕一看就是浸淫棋道的高手,自己和他下棋不是找虐吗?
顾教谕眼中异色更甚,“长安啊,不妨演示给老夫看看如何?”
得,典型的臭棋篓子。
李长安干脆用花生米代表棋子,“五个兵卒,中间隔着楚河汉界。”
“车马炮……象士将……”
顾教谕好像看到了一片新大陆,不时询问点头。
“炮打隔子马跳日……”李长安做了个示范。
霸道总裁圈爱记
“妙,果然是妙。”顾教谕衷心夸奖道。
李长安心里轻叹一声,这顾教谕想不到还是个戏精,“顾教谕谬赞了,象棋博大精深,这只是最初级的棋路而已。”
“顾老痴迷于棋,肯定还有更高深的棋路……”
李长安说着说着就住嘴了,因为他看到顾教谕拿出来的棋盘,分明是围棋,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象棋。
原来是围棋大佬。
恕罪恕罪。
“长安啊,你刚刚说的这个……象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顾教谕目光炯炯有神,看的李长安一阵心慌。
我擦,这个世界没有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