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現言小說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ptt-第二百四十三章 誰是你老婆?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小說推薦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病娇哥哥追我八条街后把我宠哭了
宴景城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怀里人对自己的依恋,不由愣了愣,怀疑自己的感官是否是出了错。
可随着两人拥抱的时间变长,他那颗沉到谷底的心脏又一点点的飘了上来,漆黑幽深的眼眸里仿佛被镀上了一层光芒。
他悄悄的收紧了手臂,默默将夏寻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别样意味的笑容。
是她主动送上门来的。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不放手了。
高大俊朗的男人,像是一条“疯狗”,只要得到了一点点的回应,就会永远将自己看中的“食物”叼在嘴里。
可他的脖子上,却戴着一条名为爱的锁链,锁链的另一端,在“食物”的手中。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拥抱了一会儿,分开的时候,夏寻始终镇定自若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的红晕。
像是春日桃花的色彩,艳丽又纯洁,互相矛盾的极致美丽。
宴景城痴迷的伸手摸了摸眼前这张美得过分的脸,回过神来的时候,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
转移话题道。
“那些人我已经全都派人给抓住了。”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你不用担心。”
“放宽心好好养伤。”
低沉的嗓音里透着极致的温柔,又带着几分从前没有的甜蜜与腻歪。
夏寻垂下眼眸,轻轻的应了一声。
明明大家都是第一次
她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半小时漫画中国史
或许是心态转变的缘故,明明只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话语,却让她忍不住脸红心跳。
到她很快又想起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来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皱着眉头开口。
“我没什么事。”
“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别再待在这艘游轮上了。”
语气里透着些许的担忧。
夏寻可没忘记眼前的男人还有深海恐惧症,继续待在游轮上,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种折磨。
宴景城却像是看穿的她心中所想,宽慰的笑了笑。
“回去的事情不着急。”
“等你的身体好些了再说这些。”
夏寻不赞同的抿了抿唇角,还想要继续争辩的时候,就被面前的男人强势而又温柔的按进了被子里。
“别说话了,先好好休息吧。”
“你的身体状况,还是要有医生说了算。”
“不是你觉得没事,就没事了的。”
宴景城说到最后,表情有些严肃。
夏寻无奈,只能妥协,然后闭上了眼睛。
或许真的是身体太虚弱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只不过在迷迷糊糊间,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宴景城现在恢复记忆了吗?
如果没有,那他们现在在一起,等到对方恢复记忆以后,是否又会有什么变数?
而她……
夏寻强撑了一会儿也没想出一个答案来,最后还是彻底进入了梦乡。
之后的几天,夏寻都待在房间里休息。
等到身体上的皮外伤有恢复的七七八八的时候,终于能出门走走了。
她来到了外边的甲板上,吹着凉凉的海风,心情变得更愉悦了几分。
之前落水事件所带来的影响,也已经在这艘游轮上渐渐淡去,这艘梅利号,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与热闹。
“夏小姐,你的身体还好吗?”
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夏寻表情一顿,扭头看去,就对上了一张俊朗的脸。
她微微皱眉。
刚刚如果没听错的话,这个人是叫她“夏小姐”吧?
所以,是调查过她了?
夏寻意识到这一点,心里忍不住有些反感,脸上却不动声色,淡淡的回了句。
“原来是傅先生啊。”
“谢谢关心,我的身体很好。”
“我还有些事情,就不继续打扰傅先生了。”
她丢下这番话后,就想转身离开。
她原本还只是怀疑这人之前过分的热情,是有什么目的,现在是百分百确定这家伙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调查她?
夏寻眼里闪过了一抹寒光。
傅文庭却立刻拦住了她的去路,担忧道。
“夏小姐,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让直升飞机来接你回国内去养病。”
“毕竟游轮上的医生也只能做一些应急处理。”
“继续待在这里的话,对你的恢复恐怕不利。”
字里行间透着满满的关怀。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并没有在现场。
得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夏寻就已经被游轮上的医生带走了。
而医疗室那边,被宴景城的人团团围住,根本无法靠近,他只能干着急。
只要一想到夏寻可能是他要找的人,又出现了这样的意外,就恨不得冲进医疗室,亲眼确定看看夏寻现在的状况如何。
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人,又哪里肯轻易离开?
夏寻见他这副模样,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笑容不变,可拒绝的话语却说的无比的果断。
“谢谢傅先生。”
“我觉得我自己恢复的不错,不需要回国去治疗。”
“也不麻烦您了。”
她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又继续道。
“毕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已。”
“我也不值得您这样费心。”
世界上可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意。
傅文庭脸色微变,知道是自己表现的太热情,吓到了夏寻,心里有点懊恼。
可这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根本没办法维持自己往常的理智与冷静。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再度开口。
“不麻烦的。”
“我们虽然只有几面之缘……”
话还没说完,一个意味不明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在聊什么呢?”
接着高大的身影靠近,强势的搂住了夏寻的肩膀,幽深的目光落在傅文庭的身上。
宴景城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唇角。
“原来是傅总啊。”
“找我老婆有事吗?”
此言一出,不仅是傅文庭,夏寻本人都傻了,整张脸瞬间通红,克制不住的伸手掐了一把身旁的男人。
这家伙胡说八道什么呢?
具体来说,这家伙才刚刚告白,什么时候自己就成他老婆了?
夏寻又羞又恼,在感受到傅文庭那诧异的目光时,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得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在國民女神的演唱會-第七十二章 各方紅顏贊看書

重生在國民女神的演唱會
小說推薦重生在國民女神的演唱會重生在国民女神的演唱会
工体演唱会如火如茶的进行着,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江城大学女生宿舍。
苏晓婉正和舍友们一起观看红草莓乐队工体演唱会直播。
“又是这个孔令梓,真是可恶!”
“晓婉,你说卫源究竟哪得罪他了,这么针对卫源。”
当看到孔令梓站起来高呼不满意时,苏晓婉的舍友们坐不住了,纷纷大骂起来。
前面歌唱大赛之时,她们便看直播了,知道孔令梓一直在针对卫源,所以在孔令梓说出那句不满意时,她们就知道孔令梓没安好心。
视频中,卫源盘腿坐下,开始创作。
屏幕外的苏晓婉和舍友们也都心跳加快,屏住呼吸,为卫源担忧着。仿佛她们在现场一般。
“一分钟过去了。”
孔令梓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苏晓婉的舍友们愤恨的大骂起来,颇有要生撕孔令梓之势。
可惜她们不在现场。
苏晓婉一直安安静静的,没有说一句话。
但她的神情十分紧张,小手紧紧抓着椅子,心跳个不停,生怕卫源写不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七分钟到了,卫源依旧在埋头写作。
苏晓婉等人已经不敢看了,心里的担忧达到了顶点。
“如你所愿,这位帅哥,准备洗耳聆听吧。”
当卫源的声音自直播中传来,苏晓婉等人发出一阵欢快的惊呼声。
“哇,卫源太厉害了,七分钟哎。”
“真的太牛了,晓婉你说是吧。”
舍友们纷纷庆祝起来,同时还不忘向苏晓婉打趣到。
“那是自然的,卫源才思敏捷!”
苏晓婉一脸的骄傲,心里的喜悦流露于表。
“哎呦呦,这么夸赞人家。”
“啧啧啧,我要录下来,等发给卫源看,某人思春了,哈哈哈。”
苏晓婉的舍友们十分调皮,开起了玩笑。
这下把苏晓婉整的脸都红了,连忙阻挡摄像头,一时间欢笑声不绝于耳。
当卫源开始演唱时,她们才停止了打闹,静心听着。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渐渐的,苏晓婉和舍友们跟着卫源节奏打起了拍子,跟着合唱。
望着屏幕内尽情歌唱的卫源,苏晓婉痴痴的笑了,脸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
“哇,这首歌好棒哎。”
“晓婉,你的心上人不赖哦。”
一曲过去,舍友们纷纷夸赞,顺带调侃着苏晓婉。
一顿打闹避免不了,欢声笑语传遍整个宿舍。
…….
而此时女生宿舍的另一间宿舍内。
一位靓丽的少女戴着耳机将画板靠在白皙的大长腿上作画着。
绘制的正是冰火人物的插图,她正是卫源不知其身份的小鱼儿~江小瑜。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耳机内传来了卫源在现场演唱的《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的歌词,江小瑜微微一笑。
手上的绘制动作也越发加快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绘制的人物轮廓渐渐显现。
那个穿着奇异服饰的人物的脸庞,越来越像卫源…
…….
俞妙菡别墅。
哈哈哈哈。
房间内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俞妙菡在床上上蹿下跳,手比作麦克风古怪的唱着:“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而电视机正播放着红草莓工体演唱会的直播,卫源正在演唱这首《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小楚,快来。”
俞妙菡一个人疯还不够,硬拉着把楚文君拉到床上一起蹦了起来。
可怜这三米的大床被摇的吱吱作响。
看着手舞足蹈的俞妙菡,楚文君一脸无奈,心里想到要是俞妙菡的粉丝知道她这样,会不会自我怀疑我粉了个什么东西。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喔。”
因为没有观众,俞妙菡放声乱唱着,完全不在调上。
楚文君也被这欢快的气氛感染,也和她一起疯着。
細秋雨 小說
一曲过去,两人都蹦累了,瘫坐在床上喘着粗气。
良久,俞妙菡起身,整理着絮乱的头发,看着电视里的卫源笑道:“这个混蛋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很丑,哈哈哈,真丑。”
随后她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大笑着。
见此一幕,楚文君掩嘴偷笑。
唉,这个女人没救了
…….
京城音乐学院。
录音室内传来了周雅楠动听的歌喉。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过去…”
……
“我从春天走来,你却在秋天说要分开…”
周雅楠正在录制《原来你也在这里》、《为爱痴狂》这两首歌。
录制了差不多一半,周雅楠也感觉有些累了便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拿出手机戴上耳机搜索到了红草莓乐队工体演唱会直播,此时正值卫源演唱《凡人歌》。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
听着听着,周雅楠眼里泛起了光,嘴角露出甜蜜的笑容。
…….
申城。
柳笑妍穿着瑜伽服,练着瑜伽边看演唱会直播。
在看到卫源当场创作新歌之后,柳笑妍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吃惊是有的,但她已经很习惯了,她自己也是亲眼见过卫源的天赋。
腹黑男神狠狠爱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卫源倾注情感的歌喉从直播内传来,柳笑妍点点头,停止了瑜伽动作,起身拿来了纸笔,开始抄着歌词与曲谱。
“这小子,真的不知道他脑子里有多少曲库。”
柳笑妍边抄边感到惊叹,对卫源十分欣赏。
很快,卫源又宣布了第二首歌《凡人歌》,柳笑妍略微吃惊,然后盘膝坐下,双手托着小脸静心倾听着。
“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到这里,上半段结束了,卫源开始和蓝丽容对飙吉他,玩嗨了。
见此一幕,柳笑妍轻轻一笑,嘴里轻声说得:“这小鬼头。”
然后便是蓝丽容开始演唱下半段,而那精彩的一幕也被直播了出来。
“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
蓝丽容边唱着边向孔令梓挥舞着拳头。
哈哈哈,柳笑妍笑得合不拢嘴,这简直大块人心了。
然后蓝丽容回到了原位,柳笑妍笑过之后,看着卫源,嘴角流露出莫名的笑意:“果然是个偷心贼。”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娛樂: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 起點-171:背叛我的人都給了五百萬推薦

娛樂: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
小說推薦娛樂:在封殺邊緣瘋狂試探娱乐:在封杀边缘疯狂试探
魔都机场。
刘豹和陈治下车之后,直奔杨建的场所。
他在魔都开了一家无证经营的娱乐场所。
一楼是歌厅。
二楼就是赌场。
前段时间刚输了几十万,所以才会想起来找杨洁要点钱还债。
而这一切。
刘豹都已经调查清楚。
奥鑫歌舞厅。
刘豹和陈治两人径直走了进去。
很快。
就有几名身材健硕的男子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二位看着面生啊!”
其中一个光头说。
刘豹:“我找你们老板。”
光头上下打量着他:“以前从来都没有看过你,先说找我们老板什么事情吧。”
刘豹:“我是他的财神爷,给他送钱来了!”
此话一出。
光头的脸色很是精彩。
夏之旋律
什么玩意?
财神爷?
送钱来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假啊。
光头:“老家伙,我劝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的话,老子今天非得找你练练。”
闻言。
刘豹也不生气。
“你做不了主,这样,劳烦你进去跟你们老板说一声,我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
光头对着手下使了一个眼色。
后者立马会意。
屁颠屁颠的往二楼奔去。
很快。
手下回来了。
“光哥,老板说让他们俩进去。”
光头:“都愣着干什么?怎么……还想让我背你们上去?!”
刘豹:“不用不用。我们自己走。”
***********
杨建办公室。
他的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刘豹和陈治。
最终。
他定格在陈治身上:“你这小子……有点面熟啊。”
陈治:“我是歌手!”
杨建脑子飞速运转,随后一拍脑门。
“嗨呀,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在严谨手里不断吃瘪的陈治,对吧!”
陈治差点一个没忍住直接发飙。
俗话说得好:
揭人不揭短。
结果杨建可倒好。
上来就是一波暴击。
而且还是超级加倍的那种。
刘豹:“呵呵,没错。就是他,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只能说……严谨这小子太厉害了。”
此话一出。
杨建冷哼一声:“他厉害个屁!!老子赌他不超过明天就得跪在我面前,叫我一声爹!”
闻言。
刘豹:“杨建,你这话说得可能有点太夸张,我们跟严谨交过很多次手,你这种对他来说就是无关痛痒的小攻击而已,甚至都登不上大雅之堂。”
见自己说的话被刘豹给否了。
杨建:“你是谁?”
刘豹:“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天下传媒董事长——刘豹。”
嘶——!
随着刘豹亮出自己的身份。
杨建直接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
萌妻超大牌
天下传媒。
那可是上市公司啊!!
那岂不是说……
面前这位是几十亿身价的超级大老板!
杨建开始有点后悔了。
好家伙。
之前莽撞了啊。
如若可以攀上这么一朵高枝的话,那自己以后可就直接飞黄腾达!
想到这。
杨建朝着门外喊了一嗓子:“倒几杯好茶来!”
刘豹:“不用这么客气。”
杨建:“刘豹,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
刘豹:“你千万别这样说。我倒是觉得你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闻言。
杨建眸子开始放光:“当真如此?”
刘豹点头:“当然是真的!这我还能骗你?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个性的人。”
“哈哈哈!!”
杨建大笑,“刘豹,我也喜欢你这种啊!看来……咱们俩是臭味相投啊。”
刘豹:“不能叫臭味相投,应该说是……有共同的爱好。”
臭味相投。
听着多少有点怪怪的。
茶过五味。
杨建:“刘豹,你之前说……我这样的攻击对严谨来说只是挠痒痒?”
刘豹:“没错。”
杨建点了一根烟,翘起二郎腿。
“具体说说看?”
刘豹也学着他的样,吐出一口烟雾。
“严谨的脸皮你应该知道的,出了名的厚,你这样光靠一个视频,他甚至连回都不会回应!”刘豹认真的说。
杨建:“那按照你这意思……要怎么做?”
这一次。
刘豹没有立马回答。
而是……
掏出了一张银行卡。
杨建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但。
装装样子还是必须要走的流程。
杨建:“刘豹,你这是几个意思?”
刘豹:“你的情况我都知道,这里面是五十万,完全能够解你现在的燃眉之急,收着吧。”
神奇双子
此话一出。
杨建的脸色当即变得难看。
只见他猛然站起身,怒目圆睁!
陈治被他的举动吓到,问:“杨建,你这是干什么?”
杨建死死地盯着刘豹:“你调查我?!”
刘豹:“杨建,你别这么激动,我是来找你合作的,不是来……挖苦你的。”
杨建:“少特么的跟老子来这一套!!你触犯了江湖规矩!!”
见他这么说。
刘豹也乐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跟我说什么江湖规矩?你应该清楚如若你眼前的难关过不去,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能不能活着都是一个难题。”
刘豹的语气很是淡然。
没办法。
他现在就掐着杨建的七寸呢!
刘豹的话,就像是一块巨石狠狠地砸在杨建心头之上。
他说的没错。
这笔账要是不还完的话。
他还真不一定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
“呼!”
杨建瘫坐在沙发上,眼神略显空洞。
刘豹:“杨建,钱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数字罢了,你放心,只要咱们俩这次能好好合作。那么……我肯定是不会亏待你的!
想当初,连背叛我的人,我都可以给五百万,那你仔细想想:忠诚于我的人,将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听到这。
杨建动心了。
手趣星人
彻底动心了!!
要是真像他说的这样。
剑与远征:无芒之刃
那自己以后还……用担心没钱花吗?
杨建:“你想让我怎么做。”
刘豹:“很简单。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
“没错!只有一个召开发布会,影响刘才会无限放大,而且你要做的很简单。”
“有多简单?”
“你只需要在发布会开始的时候,疯狂卖惨,对当天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就行!其余的我来操作。”
听完。
杨建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就这么简单?”
刘豹:“没错,就是这么简单。”
杨建:“五十万块钱真有这么好赚吗?”
是的。
此时此刻的杨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
他感觉……
刘豹在忽悠自己!
这是在拿自己开涮呢!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孕吐曝光,滿級大佬在娛樂圈殺瘋了》-第272章:沈二爺是個耙耳朵相伴

孕吐曝光,滿級大佬在娛樂圈殺瘋了
小說推薦孕吐曝光,滿級大佬在娛樂圈殺瘋了孕吐曝光,满级大佬在娱乐圈杀疯了
——人都死了,就别拿她消费了吧?
——感觉节目组也妥妥有病,为了博热度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这段导师间的闲聊对话把它放到花絮里是几个意思呢?
——还还看不出来,不就是为了搞噱头?
——有些人评论还真是挺搞笑的啊,这几个导师要是不说这些话,节目组能剪辑出来嘛?
——余笙笙说那些话真的有点难听了。
——余笙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孟艺死有余辜吗?还说什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合着全世界就她余笙笙是个好人,是个正义之人是吧?
——孟艺人都死了,还要在这里黑她,大家年轻的时候谁没犯过错呢?她已经为她的错误付出惨痛的代价了,还不够吗?难道还要成为你们为了博噱头,蹭热度,用来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有一说一,这话题难道不是宋雅先挑出来的吗?骂节目组和余笙笙干什么?难不成余笙笙天生就是给你们家宋雅背锅的?我一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我同意楼上的说法,真不知道都说余笙笙干什么,我觉得余笙笙话糙理不糙,她说错了吗?难道杀人犯不需要一命抵一命吗?孟艺难道不是死有余辜,罪有应得?
——不知道那些同情杀人犯的人是不是以后自己被人杀了也会这样同情,有些人真的是刀子不插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只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判别人,这件事我就是支持余笙笙!
——宋雅这波确实有点败路人缘,好端端的提孟艺做什么,再怎么样也不要去消费死者。
——害!孟艺这个事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说宋雅不对的我就笑了,我姐不过就是缅怀一下,怎么,孟艺是杀人犯,同样也是我姐的朋友,作为朋友的层面,难道她缅怀一下故人也有错吗?
——缅怀一个杀人犯和缅怀一个故人还是有差别的OK?我们笙笙不过就是说了实话罢了。
网上众说纷纭,好几家粉丝陆续下场开撕,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但相比于之前,这一次黑余笙笙的显然少了很多,大多数人还是比较明事理的,当然,除了一些余笙笙的职业黑子。
他们依旧乐此不疲的在各种场合以黑余笙笙为乐。
晚上周也照常和余笙笙打电话说这事。
周也道:“《明日巨星》节目组是真不如之前黄导那个《我们恋爱结婚吧》,同样是综艺,黄导就不会为了博热度去故意引战粉丝。”
余笙笙喝着牛奶,无所谓的说:“这不是很正常吗?明日巨星开局就不如我们恋爱结婚吧热度高,算是半个糊综了,要是再不搞点事出来,到时候观看这综艺的人不是很少吗。”
周也见这个身处风口浪尖的女人此刻还能如此淡定,她不禁有些佩服起来:“该说不说,还得是你心里素质好,你粉丝都亲自下场撕了,你这个正主还跟没事人一样。”
余笙笙一口将剩下的牛奶喝光,抽了张纸巾擦干净嘴巴道:“肯定得撕啊,咱粉丝可不受这气,该骂就骂,骂不过我再请水军帮他们骂。”
万古天帝 第一神
周也:“……”她这到底是带了个什么艺人啊?
头疼!
周也揉了揉太阳穴道:“小祖宗,这话你就当着我面这么说说,当着别人可千万别这么说,不然明天你又得上热搜。”
虽然黑红这条路线余笙笙目前走的还可以,但是走太多的话,往后洗白就有点困难了。
这位姐现在能拥有这么多死忠粉,完全是因为她个人的人格魅力。
哦,忘了,还有她上次五百万粉丝福利,一掷千金抽的五百万现金给粉丝的奖励,吸引了一大波钱粉。
不得不说,这群钞票粉可比路人粉牢靠多了。
反是余笙笙被骂的地方,准有一群人在底下控评。
——谁允许你骂我金主的?
——谁允许你骂我财神爷的?
——谁骂余笙笙就是跟我过不去!
诸如此类的话,一大堆。
看的周也有时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余笙笙将杯子搁在一旁:“放心,我还没那么红,哪里就到了一言一行都能要上热搜的地步了。”
周也笑起来:“你对你自己的热搜体质好像不是很有自知之明。”
“啧。”余笙笙道:“看来周大经纪人挺有自知之明。”
周也:“那是当然,不过话说回来,宋雅不是个笨的,怎么突然在公开场合提起孟艺了。”
余笙笙想了想当时的环境,便道:“当时没直播,估计她以为是没在录制了,所以就提起来了。”
周也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如果是这样,那就解释的通了。”
周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问道:“你给你家老公解释了吗?”
余笙笙疑惑的扬眉:“解释什么?”
自黑暗中走来
周也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说解释什么?当然是解释你和慕斯年一起上热搜的事啊!”
周也深深怀疑这小祖宗是把这事给忘了。
余笙笙长长的“哦”了一声:“你说这个啊?解释了,我已经原谅他了。”
契婚
周也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你刚刚说什么,你原谅他了?你确定是……你原谅他了?”
余笙笙极为淡定的“嗯”了一声:“是这样,他身为我的老公却不相信我,我会做出背叛他的事吗?很明显不会!而他居然因为一个误会就不搭理我,那我当然很生气啦。”
周也:“……然后呢。”
余笙笙:“然后?然后我就生气的把他电话挂了。他就给我打回来哄我了,我看他态度不错,就原谅他了。”
周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突然就颠覆了。
这真的是传说中的沈二爷吗?
这不就是个妻管严,耙耳朵嘛!
她发誓,以后是绝对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反正沈二爷根本就不会生这位的气。
她算是看出来了,沈二爷已经完全被余笙笙拿捏住了。
周也由衷第给余笙笙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想到她看不见,她便口述道:“笙笙,我给你竖个大拇指,能把沈二爷搞的定的女人,非同一般,相信我,你一定会在娱乐圈这条路上大红大紫的。”
全才奶爸 文九曄
余笙笙早晚都会火,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点周也作为一个金牌经纪人,心里一直都很清楚。
余笙笙笑了笑:“我只想演好戏。”
成为顶流是250给她的任务,做好一名演员是她曾经的梦想,也是她现在的梦想。
周也顿了顿,而后沉声道:“你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好演员的。”
余笙笙红唇微微弯起:“借你吉言。”
周也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便没再打扰余笙笙,说道:“早点休息,明天最后一天彩排,是直播形式,关于孟艺的事就不要再提起了。”
余笙笙:“我知道。”
今天要不是宋雅先说起,她是不会主动提起孟艺的。
不管孟艺曾经做错了什么,她已经为她的行为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再多说也无意义。
周也听到她这么说,也是放下心来:“好,那你早点休息,我挂了。”
余笙笙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收起了手机。
从床上站起来,穿了鞋,随便套了件外套就去了练习室。
她想再去看一下学员们的练习情况。
下午彩排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了,除了夏芷独奏那里有点问题之外,基本没什么大毛病。
想到夏芷下午的独奏,余笙笙微微皱起了眉,独奏如果演绎不好,很有可能会毁了整首歌的效果。
练习室里,大家都还在加练。
余笙笙在手机里给他们定好了无乳糖面包和酸奶充饥,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家看到余笙笙进来,纷纷停下了练习。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大家都对余笙笙有了改观,从一开始的废物美人,变成了现在谁有问题都想去找余笙笙参考一下她的意见。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毒緣-第104章 與杜志澤約會?熱推

毒緣
小說推薦毒緣毒缘
……“同学们,下课。”
“起立!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
紫萱一出教室,就看见在门口等候的杜志泽,小浩宇礼貌地打个招呼说:“杜校长好。”
“浩宇乖。”
紫萱有些疑虑第问道:“杜校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看你这么辛苦忙累,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带浩宇出去玩一玩,你看怎么样?”
杜志泽第一次邀约紫萱,心中也忐忑不已。
她会答应吗?以她的性子会拒绝我吧!可是我只是想邀请她吃个饭说说话,总该不过分吧!
紫萱想到冷逸潇说过的话:握个手都不行,更何况是吃饭呢?再说自己也不想和别人有过多牵扯,还是推掉吧!
“杜校长抱歉了,我还要准备晚上的演奏,不能赴约了,真的是非常抱歉。”
果然!还是拒绝了。紫嫣,你对我是如此的防备吗?吃个饭都不行吗?
小浩宇看紫萱拒绝后,又开始了神助攻。
“漂亮姐姐,你就答应校长嘛!校长也是一番好意呀!何况……何况……我也想出去玩嘛!”
感情是你想玩?把你姐姐搭进去了啊!紫萱面对小浩宇的撒娇,也是丝毫没有抵抗力,这个小东西又给我添乱,头大了。
小浩宇用他那灵动的大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紫萱。紫萱的心怎么也硬不下去了,而杜志泽见小浩宇无形中又帮了把手,简直把他奉为“幸运星”供着了。这小家伙儿也太给力了,每次都帮忙的恰到好处。
见紫萱犹豫,杜志泽立马说道:“又不是我和你单独相处,不是还有浩宇吗?你就不用那么担心了,相信冷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
紫萱内心吐槽:谁说他不小气啊?他才是最小气的人了。
“漂亮姐姐,我们去嘛!好不好?我想出去玩。”
紫萱扶额。你这小家伙是专门克我的吗?能不能不要这么萌?
“好好!姐姐带你去玩儿。杜校长,那我们走吧!时间不可以太晚,晚上我还有工作。”
面对这样的神逆转,杜志泽心里的小人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她答应了!她答应了!真是太好了!
“你放心,我已经订好了位置,咱们直接过去就行了。结束后先送浩宇回家,再送你去锦秀,这样没问题了吧?”
“嗯,好的。”
……
小浩宇麻溜地钻到了后座上,一脸兴奋的样子。
小孩就是小孩儿,只要有好吃的好玩的哄着,就没有不高兴的。
杜志泽很绅士地为紫萱开了车门,紫萱谢过之后,坐上了车……
由于是预订好的没有耽误什么时间,菜很快就上齐了,小浩宇早就饥肠辘辘,看见美食两眼都在放光,但一直没动筷子。
杜志泽询问说:“浩宇,怎么不吃啊?是不喜欢吗?”
“不……不是不喜欢。”
紫萱见他那望眼欲穿的眼神,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随即对杜志说:“杜校长您先尝一口吧!要不然这孩子是吃不了这饭了。”
杜志泽立马明白了紫萱的意思,赶忙加起菜吃了两口,紫萱也动了筷子,浩宇这才开动起来。
杜志泽十分意外地说:“浩宇这么懂事啊!别的孩子都是不管不顾的就吃喝起来,像浩宇这样的真是难得。”
紫萱解释说:“你别看他平时调皮些,但家教森严,让他养成了一个良好的行为习惯,他的爸爸妈妈对他要求十分严格的。”
……
羽影
“漂亮姐姐,这个好好吃。”
小浩宇也不管他们说什么,自己吃得开心极了。
“那浩宇就多吃一点,等下还要去玩,吃饱了才有力气玩呀!”
“浩宇不用客气,想吃什么尽管吃,看你吃得这么香,我的胃口也大开了呢!”杜志泽被小家伙带动的也吃得倍儿香。
“嗯,我一定吃得饱饱的。”
紫萱宠溺地揉了下浩宇的头,眼中都是满满的笑意。
……
吃过饭,杜志泽带着紫萱和浩宇要去游乐场,就在紫萱抬脚刚走的时候,冷逸潇带着客户也来到了这里。
他在门口稍作了一下停留。
咦?怎么感觉刚才那个背影是紫嫣呢?她现在应该已经下课了,回到锦秀才对,难道是我眼花?
冷逸潇摇了下头,把客户领了进去。
……
来到游乐场,黄浩宇将他那爱玩的性子暴露无遗,一会儿要玩转马,一会儿又要玩蹦床,还有小火车……最后小浩宇撒娇地让杜志泽和紫萱陪他坐“小章鱼”。
浩宇说平时都是爸爸妈妈陪他一起坐,自己一个人不敢。无奈之下紫萱和杜志泽分别坐在浩宇的两边,充当着他的保护者。
随着“小章鱼”的上下起伏,别提他玩得有多开心了,时不时还发出欢呼声。
……
杜志泽不禁又想到,那个他曾经勾勒出的画面:一个温柔娴静的妻子,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不论做什么都洋溢着幸福与欢笑。
“这下该过瘾了吧!校长和姐姐先送你回家,别让爸爸妈妈担心了。”
小浩宇似乎还意犹未尽,可怜巴巴地看向杜志泽。
他的那点小心思,杜志泽一下子就了然说道:“浩宇乖,以后我和姐姐还会再带你出来玩的,要是不听话,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黄浩宇一听还有机会,瞬间变乖宝。
“嗯,我听话,我一定听话,我是最乖的孩子。姐姐,我们走吧!”
紫萱内心数落着:你这个小鬼头,还真是把姐姐卖了个彻底,还有下一次?饶了我吧!
就在杜志泽和紫萱要带着黄浩宇离开的时候,听见一阵纷乱的呼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