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遊戲小說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進化遊戲Zero 文刂小臺-束蛛蟲!看書

進化遊戲Zero
小說推薦進化遊戲Zero进化游戏Zero
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气,鲁珀这老娘们..咳咳..这女人打从最开始看零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叛徒蒲志高”,那种“你丫是内奸,老娘会钉死你”的感觉宛如实质,无时无刻都在糊着零号的熊脸…
在场并没有人发现,在当他们来到迪拜亚遗迹之后零号在看众人的眼神就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
“你想看我就得必须给你看?真当我是公共厕所里的马桶?谁都能坐上来拉屎?别忘了这里可是迪拜亚遗迹!老姐姐,时代变了!这地儿可是我的主场!”
既然鲁珀想从零号的肢体动作上来判断他是否认识艾达王继而猜测出他的真正的目的,那么此时最简单的应对办法就是直接“掀桌子”!
青湖醉 小說
嘲讽能力“lvMax”的零号在完全掌握对方身份资料的前提下仅用一句话就轻松将其激怒!
毕竟只要是个人就会有弱点,而鲁珀的逆鳞就是她曾经误杀了自己的丈夫,简单来说就是谁敢提这茬她就会揍谁!
而零号之所以敢进行测试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已经算准了鲁珀绝对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和自己发生过激冲突,了不起到最后自己挨一顿揍…
(PS:其实主要是零号之前的确制定过几个要把在场所有人全都弄死自己独吞“蚁巢”研究所的方案…这也是他为什么执意选择“掀桌子”的主要原因,如果不小心被“狼妈”猜到他的这个想法…)
见零号捂着肚子挣扎着慢慢站起身,一脸阴沉的鲁珀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下一刻这位刚施暴的女大佬慢慢俯下身在零号耳畔悄声说道:“布鲁斯先生,这次我选择原谅你,不过请注意你的言辞,如果以后还发生类似的事我可不敢保证手里的枪会不会走火!”
风流仕途 小说
说罢她便支起枪口顶在了零号的下颚上将他的脑袋往上抬了抬,说罢也不等零号回答便头也不回地跟上了渐行渐远的队伍。
而零号则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空荡荡的通道强忍着腹部的疼痛蹒跚着追了上去,在当前这种危险的环境下一旦和大队伍脱节绝对是死路一条。
“淦!这顿打算是白挨了,不过..能测试到鲁珀的底线也不算亏..话说…”刚把嘴里口水咽下去的零号想到这儿还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状态栏里的生命值不禁暗道:“只挨了一拳,还不是要害部位,居然就让我***(和谐)损失了18%的生命值..这些家伙真的是人?怕不是一群披着人皮的大猩猩吧?”
(PS:零号此时的身体状况虽然没有严重到持续损失生命值的程度但也相当于是挂上了一个“Debuff”,除了全身持续性的剧痛之外更是在受伤时会造成“易伤”效果,当然按照鲁珀的综合实力来说不管零号有没有这个“Debuff”她要揍起来都没啥难度…)
很明显零号已经发现自己通过主动激怒鲁珀的应对方式基本宣告失败,不过好在对方似乎另有打算并没有将注意力全放在自己身上。
鲁珀那句“如果以后还发生类似的事”说白了就是她对零号所发出的警告…当然那一拳同样也是警告的一部分…
当众人行进几分钟后便来到了一个足有上百平米大小,顶部高度约为六米左右的圆形空旷洞穴内,不远处有三个黑漆漆的洞口连成一排似乎直通地狱!
当所有人全都进入这个空间之后,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维克托猛地驻足不前并抬手做了个戒备的手势,与此同时待在零号身边的汉克也下意识地举起了自己的武器。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举枪瞄向四周,安静空旷的地下通道里除了刚才走路时产生的些许回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声响。
眼前这个巨大空间顶端的一部分照明系统似乎出现了故障失去了大半照明的光线,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使得整片区域看起来异常诡异。
众人惊愕地发现前方的通道里的照明设备似乎也被人破坏了不少,虽然还不至于让他们摸黑前行但可视范围却小了许多。
能够做出这种事的人当然是先他们一步进入到此地的威斯克!
见此情形零号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紧接着他便几乎在瞬间就猜到了对方这么做的用意,冷汗在顷刻间便浸透了他的后背!
“淦!又被那家伙阴了!”一脸凝重的零号立刻环顾四周,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也逐渐从心底升起。
突然零号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抬手指向了一旁的漆黑的洞口低声喊道:“敌袭!最左边的洞口,数量很多!”
就在零号抬手示警的第一时间,负责防御队伍左面的三名成员中有两位就已经将调整了自己的枪口并将其对准了过去。
零号小声示警的声音还在通道里回荡,而另一种较为沙哑的“淅淅索索”声也逐渐从他所指的那个洞口里面传了出来,听上去那数量可真是不少!
“威斯克你个***(和谐)!从声音判断…应该是束蛛虫没跑了,不过这些玩意不是应该潜伏在地下只有当活物从其身旁走过时才会蹿出来偷袭的吗?而且这数量似乎也有些..!”零号来不及多想,因为很快他就看到了敌人的模样。
率先从洞穴里爬出来的东西是一种生长着三对镰爪形步足,撑起身子个头足约莫半米高,拖着一团仿佛是内脏般蠕动的身体,无头无眼却有着四瓣锐利锯齿状口器形,模样类似蜘蛛的怪异生物!
我的青梅哪有那么腐
俏妞咖啡館
这只束蛛虫突一出现便让所有人瞬间戒备起来,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当越来越多的束蛛虫从漆黑的洞穴里爬出来后就仿佛是闻到了血腥味的苍蝇直挺挺地朝着Delta小队一行八人蹿了过去!
(PS:由于“白皇后”的两次重启,用来封锁迪拜亚遗迹区域的安全隔离门也被一并开启,原先被隔绝在圣地花坛之外的大量变异生物此刻也被“太阳阶梯”所散发的独特“味道”所吸引全都进入到了迪拜亚遗迹区域,而束蛛虫就是其中相对弱小的一种!)

精品都市异能 三冠王:開局和C羅搭檔-第一百零五章 下次再來,直接廢了你的手!推薦

三冠王:開局和C羅搭檔
小說推薦三冠王:開局和C羅搭檔三冠王:开局和C罗搭档
“你快放开我。”
大卫终于缓过神。
公子不歌 小說
然后刺痛开始涌入脑海。
使他龇牙咧嘴。
不过想想也理解,
刘阳如今虽然力量值才是90点,
但那只是相对于运动员而言。
普通人是根本无法比的。
特别是英超这种喜欢用身体对抗的联赛,就是保级队的球员也能甩开普通人一大截。
普通人数值也就是60上下,
大卫这种不爱锻炼的娘炮。
估计也就50点。
看到对方快要坚持不住,一脸吃痛的表情。
刘阳心里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敢碰我女朋友,这是不想活命了。
但刘阳也并不会就此轻易放过对方。
面色一冷:“刚才你不是说,要邀请我女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吗?”
“介不介意我也跟着一起去啊!”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
相依取暖
“我叫刘阳,来至夏国。”
“不知你怎么称呼啊?”
说着又将对方的另一只小手抓在手上。
看到这种情况,
大卫差点就要晕倒。
本来一只手被对方如铁箍一般的大力抓着,已经让他痛苦不堪。
现在还把另一只手也抓了过去。
大卫直接就是双腿一软,
本就半屈的身体立马跪在了地上。
“别啊!哥。”
“我不想去看电影了……”
大卫惊恐般说道。
刘阳看着跪在地上的大卫,有些不满道:“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你跪下来做什么,还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说完,另一只手也用力地握了上去。
“嗷呜~”
一个尖叫声立马引来附近同学们的纷纷侧目。
然后看到两个男人双手握在一起,一个还跪在地上,像是请求什么,而旁边还站着两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美女。
纷纷不由淬了一口:“真是作孽啊,这么好的美女都看不上,两个男人……”
他们并没有走近,但已经从主观上认为这是一个不被世人待见的虐恋。
如果让大卫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估计连死的心都有。
自己这是在表白吗?
自己这是被人挟持!
只不过对方太厉害了,不得已才跪下来。
“我叫大卫瑞德,文学系的。”
大卫忍着痛苦,求饶道:“这样可以了吗?哥,能不能放开了。”
刘阳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大卫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太不雅观了。
自己一个大男人,可还是很需要的形象的。
特别是在心仪的人面前,更要显出一种大度。
刘阳有些嫌弃的放开了对方那一双脏手。
脸上一改之前的冷峻,笑嘻嘻地看着对方说道:“真的不去吗?我听说最近新上映的变形金刚,很好看呢?”
大卫刚获自由,还没来得及查看已被抓得绵软无力的双手。
就看到对面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瞬间打了个冷颤。
这是个魔鬼啊!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人有多恐怖。
此时大卫只想快点远离面前这个人。
“不了,哥,你跟嫂子去看就好了。”
“嗯,需不需要电影票,我这里有两张。”
说着,连忙想从口袋里掏出买好的电影票。
可是刚刚差点被捏爆的手,一碰到外衣口袋,就疼得他龇牙咧嘴。
面对刘阳那炯炯的目光,又不得不再去尝试。
“行了,我们不想去看电影。”
“等下次什么时候想看了,再去找你要。”
“现在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刘阳看着大卫那磨蹭的样子,冷冷开口。
而得到答复的大卫,就像获得特赦一样。
连连点头:“好的,哥,我这就离开。”
说完立刻转身,跑得比兔子还快。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没有知觉,害怕是不是被捏爆了,他要赶紧跑去医务室。
另一方面,他真的没有勇气面对刘阳啊,对方简直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啊。
跟他呆上一刻,大卫都有种随时被灭掉的危险。
刘阳看着大卫那灰溜溜的背影,
暗哼了一声:
“废物!就这能耐也想跟我抢女朋友。”
“下次再敢来,直接就废了你的手。”
他可不怕对方报复,
因为刘阳一眼就看出,大卫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脓包。
swing!!
但如果对方还有胆量来,刘阳不介意给他来一个狠的。
两世为人,刘阳还真没怕过谁,
但凡谁想要伤害任颖,他是绝不会放过!
关于有个学生搬来隔壁这件事隣に学生が越してきた话
“耶!终于打跑了那只癞皮狗!”
“刘阳你真棒!”
萝莉龙妈如今一脸的欢欣雀跃。
嘴巴又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
“你知道吗?这大卫在学校里有些名气,仗着自己长得帅,还会拉小提琴,大家都说他是音乐才子。”
“但我知道,他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一周交的女朋友,比他换的衣服都还多。”
“嗯,也就上个月,他无意间看见我们家颖颖,然后惊为天人,于是天天跑来文学院蹲点。”
“今天要不是你,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萝莉龙妈此时还有些后怕。
任颖也走过来,温婉地说道:“今天谢谢你了。”
刘阳这时很帅气地拍了拍胸口:“下次如果还有这种事,你直接打我电话。”
“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保证让他们不敢再骚扰你。”
任颖看到刘阳这番器宇轩昂,不由掩嘴轻笑。
而龙妈艾米莉娅则是两眼冒星星,一脸的崇拜。
“对了,你今天想吃什么,我请客。”刘阳看着旁边两迷妹,瞬间阔绰开口道。
“我想吃海参!”龙妈艾米莉娅想也没想,开心地说了出来。
刘阳脑门一黑,
这货怎么其他的不选,偏偏想吃海参?
还有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学校园里,这不应该啊!
这把刘阳原先都想好的二人世界,生生破坏了。
相反,任颖没有像她一样胡闹。
美目看了一眼刘阳,说道:“我想吃学校饭堂阿姨做的菜,刘阳你还没吃过吧。”
“要不,今天这顿我请你。”
“就当做是你帮我赶跑大卫的感谢。”
刘阳前世没有上过大学,确实也没有吃过大学食堂里的饭菜。
同时他也很好奇,这外国著名大学的食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于是点头没有反对,但至于让任颖请客。
刘阳身为一个大男人,是绝不会让这种掉价的事情发生。
所以刘阳决定,在点餐的时候率先买单。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文明之萬界領主 愛下-第4700章、預知分析推薦

文明之萬界領主
小說推薦文明之萬界領主文明之万界领主
预知这个能力有多逆天,根本不用多说。
以对方的确拥有预知能力为前提,对方如果能够随意的预知未来,圣光教廷国也不至于发展的那么烂。
毕竟你可以通过预知手段,轻松排除一些错误的政策啊。
虽说那位‘神’对于政务貌似并不感兴趣,但总不至于就因为不感兴趣, 就让自己的国家胡乱发展吧?
从这一点,他们至少可以确认,就算那位‘神’拥有预知能力,那也绝对不是说预知就能预知的。
这一份能力,必然是伴随着巨大的限制。
而在‘限制’这一块,罗辑和叶清璇能够想到的,无非就是这么几个方向。
第一个就是消耗限制。
使用这个能力,需要承担巨大的消耗, 而这一份消耗,就算是那位‘神’都无法轻易的承受。
所以每次使用预知能力,对方都得再三考虑。
只有在最有必要的时候,他才会发动这一能力,对未来进行预知。
第二个限制,就是前置条件的限制。
对方想要发动预知能力,很有可能必须得达成某些前置条件。
我让地府重临人间
在这個前提下,这前置条件又相对比较苛刻,所以无法随意使用。
当然,在这两个限制的基础上,罗辑和叶清璇又诞生出了另外一个猜想。
那就是对方的预知,完全就是随机的。
就好比‘预知梦’一样。
很多人应该都做过预知梦,但谁能控制自己梦到的什么?
而且梦里的事情,在现实中发生,并让你产生熟悉感前,谁又能知道,那其实是个预知梦呢?
在两人的认真分析之下,他们感觉这个大方向基本上是没错的。
不过这个问题继续纠结下去,显然是纠结不完的。
不管怎么说, 那位‘神’已经承认了军方派系之前一切行动的正当性,这么一来,跟着军方派系发起的革命,一同在圣光教廷国崛起的他们,其地位和利益,应该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障了才对。
大不了他们真就安安心心的在圣光教廷国搞事业嘛!
总的来说,问题还是不大的,主要是面对这种BUG一般的手段,他们也没有合适的处理办法,那就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Tirotata短篇作品
将这个问题暂且放到一边,罗辑和叶清璇倒也没忘了关心一下这段时间,那来历神秘的宫本信玄,都在做些什么。
结果十分平淡。
从抵达他们领土开始算起,对方所做的事情,基本上用四个字,就能进行一个充分的概括。
那就是‘吃喝玩乐’。
对方近来,完全流连于他们治下的各处酒馆和棋牌室。
虽说因为战争问题,物价上涨,但宫本信玄的花销, 基本都是记在罗辑账上的,那自然是不差钱的。
至于语言问题……
在回来的路上,宫本信玄就已经从李克那儿,学到了一些比较基础的生活用语。
谷渢
而在流连于各处酒馆和棋牌室的过程中,那话也是说的越来越溜了。
只能说,想要掌握一门外语,语言环境真的很重要。
同时还需要足够的驱动力。
比方说驱动宫本信玄掌握这门外语的驱动力,目前来看就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喝酒打牌……
天才布衣 一起成功
先不管这个在吃喝玩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老头’,由于前线那边,圣光教廷国和异虫的战争还在继续的原因,近来需要罗辑处理的麻烦事还是不少的。
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后勤补给大臣’的罗辑,无疑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询问前线的最新战况。
毕竟是他在提供军需物资啊。
这仗如果一直打,那他就要一直提供物资,这场仗什么时候打完,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而在这圣光教廷国内,希望这场仗赶紧打完的,绝对不止罗辑一个。
远的不说,就说亨利·博尔,他也希望战争赶紧结束。
他原本以为在爆发战争的情况下,日子最不好过的,应该是罗辑这个‘后勤补给大臣’。
结果谁能想到,自己的日子竟然比罗辑还不好过!
“吾主在上!斯卡莱特,你到底能不能多分给我一点物资?!”
这不,刚一见面,亨利·博尔就开始向罗辑大吐苦水。
对此,罗辑只是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穷的响叮当了。
“好了,亨利,你知道我日子也不好过。”
但面对哭穷的罗辑,向来沉稳内敛的亨利·博尔,此时却是毫不客气的冲着罗辑爆了声粗口……
“屁!你再不好过能有我不好过?我这边再继续下去,感觉我治下的翼人,都快要开始游行示威了!”
面对这番说辞,罗辑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他。
“亨利,你看我信吗?稍微控制一下资源的分配,你治下的翼人才多少人口?我治下的人类有多少人口?我还得为前线提供军需物资,现在哪里还有多的物资能够给你?”
罗辑的反驳,每一句都反驳到了点上,让亨利·博尔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招架。
在这个过程中,罗辑更是乘胜追击的表示……
“而且,吾主已然从沉睡中苏醒过来,还能出什么乱子?”
虽说,罗辑压根就没什么信仰心,更不信那什么‘神’,但入乡随俗嘛,在人家的地盘上搞事业,你总得尊重一下人家的传统。
所以在日常的谈话中,罗辑也会十分频繁的用上‘吾主’之类的词汇,甚至他那一整个说话腔调,配合着那惟妙惟肖的虔诚姿态,俨然是和一名虔诚的翼人教徒如出一辙了。
如果说,面对罗辑之前的反驳,亨利·博尔还想挣扎一下的话,那么这句话一出来,亨利·博尔就是彻底丧失挣扎能力了。
毕竟连‘吾主’都搬出来了,亨利·博尔难道还能对其的统治力表示怀疑不成?
那怕不是连‘信仰心’都已经动摇了。
在这之后,罗辑无疑也是从亨利·博尔口中,了解到了最新传回来的第一手战报。
现阶段,翼人大军已经夺回一部分沦陷的领土了,异虫那边,虽然没有溃败,但为了避其锋芒,如今也是只能选择稳步后撤,另寻战机。
在这之后三个月,一个重量级的消息,从圣光教廷国的圣城传来。
那就是他们的‘神’,再次动身,准备前往前线!